首页 > 东莞税务代理 > 深圳人抢光了东莞的房子,东莞却抢走了华为

深圳人抢光了东莞的房子,东莞却抢走了华为

华为研发部门大搬迁

2018年7月1日,华为的研发部门正式展开了一次可以用“规模浩大”来形容的搬迁——合计40辆8吨货车,共60车次,往返于深圳和东莞松山湖,完成了这次约2700人的大迁移。

虽然华为对外表示:“这次搬迁的主要是研发部门……华为松山湖基地建设已有一段时间,早已在深莞两地安排正常通勤用车,华为松山湖南方工厂早已在正常运转之中,均为正常业务布局”。

但任正非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抱怨过: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

之前坂田的地方不够用,华为终端部门只能在深圳天安云谷租办公楼办公。

而近年来,深圳地价房价的暴涨,无疑导致了生产要素成本急剧上升,没有足够的工业用地,华为也只好选择“跑路”。

深圳现在面临的严峻形势在于,建设用地比例被控制在市域面积的50%以内,早在2015年,建设用地总量已超过940平方公里,至2020年深圳只有30平方公里的新增建设用地指标,2016年起平均每年仅6平方公里新增建设用地的配额。

即便设立了30%的工业用地面积红线,深圳已找不到一大块供华为发展用的工业土地,但在东莞,华为有足够且廉价的土地空间来换取工业成长。

资料显示,松山湖基地目前占地面积约为1900亩,已经快要快要与其在深圳总部所占有土地总面积2460亩相当,而这个数字还快速追加中。

除此之外,东莞也有足够便宜的住房来帮员工们安个家。

把时间倒回10年前,那时坂田周边的楼盘均价还在4、5千元左右,在华为上班的老员工大概一个月工资就能买一平米,日子应该说过得相当舒适。

而这么多年过去后,华为的工资虽然也在涨,但终究追赶不上深圳的房价。

根据CRIC提供的数据表显示,2007年至2017年的十年间,深圳商品房均价从14306元/平方米上涨到了57013元/平方米,涨幅达到299%。而华为总部所在的深圳龙岗区,2017年商品房均价为41495元/平,相较于2007年的成交均价为10764元/平,这十年的上涨幅度也已经达到285%。

任正非也说: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所以这次华为不仅搬了,还直接向员工们送出住房“大礼包”。据媒体报道,今年华为将在东莞提供3万套员工住房,住房不区分楼栋、楼层、户型,全部统一为8500元/平方米。

不仅住房问题,从去年开始,华为还在东莞先后布局了教育、医疗方面的保障事业,比如和清华大学附中合作的全学段国际化民办学校清澜山学校,和康华医院合作的康华医院·华为门诊部等。

据媒体报道,目前东莞松山湖已经聚集了3万名华为研发人员,加上今年将要搬迁的1.4万人,短短三年时间,华为搬迁将近4.4万人,根据目前华为公布的18万员工总数,占到了25%左右。

深圳人抢光了东莞的房子,东莞却抢走了华为

更加可怕的现实

但又有深圳人说,与其担心华为会不会搬走,还不如关心一个更加可怕的现实——深圳的地越来越少,未来拿什么供应房子?

自2010年起,深圳的宅地供应面积逐年减少,2012年后宅地供应更是一直处在超低位水平。到2020年,全市可净增建设用地不足8平方公里。土地越来越少,住房需求却仍在快速增长。

官方数据显示,未来15年,深圳新增人口的住房需求总套数将大约会是265万套,平均下来就是每年新增人口的住房需求约18万套。

但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深圳新房成交套数为4.66万套,再加上二手房的成交数7.38万套,计算下来有几万套的缺口,这很难满足每年新增人口的住房需求。

深圳市规土委则在去年表示,为了完成保障房建设目标,在深莞惠三地采用城际合作开发筹集建设人才住房是其中一种重要渠道。2016-2030年,深圳将与周边城市合作供应住房80万套。这意味着,未来15年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居住模式都是住到临深去。

事实上数据已经显示,深圳人已经成为东莞楼市的第一大买主——2017年在东莞买房的人中有57.3%都来自深圳。

未来会怎样

深圳龙岗区前两月的一份经济分析报告称,今年前两个月龙岗经济迎来“开门红”,财政收入增速高达50%。但若是剔除华为对龙岗当地经济的贡献,龙岗区工业产值却是下降了14%。

与之对应的是,2015年,华为入驻东莞之后,就拿下了东莞纳税额度的冠军,去年更是拿下了出口、营收和纳税三项冠军。

东莞方面更公开表示,长远来看,华为终端的迁入将带来数万名研发人员,且未来华为会有5%—10%的员工出来创业,这将对东莞的人才结构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华为从深圳迁往东莞,未来会怎样?对深圳、东莞两市会带来什么影响呢?你是怎么看的,一起谈谈吧!

,可以参考东莞外资注册的资料,